阿茈

一心一意爱迪基( ˃᷄˶˶̫˶˂᷅ )沉浮DC坑

脑洞3.0

「owltalon & brucedick 」

地球三的利爪魂魄一直跟着夜枭,又气又恨又留恋。

利爪死后,夜枭因心态问题,处境每况愈下,逐渐失去对哥谭的统治,辛迪加集团的矛盾加剧,一切摇摇欲坠。利爪虽然憎恨夜枭的欺骗,却是爱他的,但作为魂魄无法与夜枭交流,非常无奈。

偶然机会,利爪打破宇宙限制,附身在主世界迪克身上。一心救枭的利爪猜想,也许蝙蝠侠能帮助夜枭,于是以迪克的身份,假装出了意外,引诱蝙蝠侠前往地球三

利爪将蝙蝠侠囚禁起来,要他以对夜枭的忠心辅助换迪克的生命。

与此同时,迪克一直在对抗利爪魂魄的控制……




「brucedick 」留恋

迫不得已分开的恋人,恨不得在对方身上留下永久的痕迹,来代替那个无法陪伴的自己。

此刻,言语显得苍白无力,无法控制的动作,毫无保留,显示出爱人的留恋。

“别走”这句话根本起不了作用,因为都知道分开是无可避免的,所以大家都闭口不提,干脆沉浸当下,忘掉离别。一想到分离,当下便更珍贵。

迪克是更热爱表达的一方,到分离将近时,他一反常态地沉默,却在做爱时在布鲁斯身上留下超多吻痕,希望这些痕迹能代表他自己,永远陪在布鲁斯身边。




「brucedick 」过激防御

迪克被下药,遭到精神和肉体上的伤害,虽然经过治疗,但后遗症使他难以像以前一样信任他人,甚至至亲。

他拒绝家里人任何的食物、探望,甚至肢体接触。多疑惊恐,难以自控。

令整个家族吃惊,是布鲁斯这个“固执多疑至极”的男人,用耐心和爱慢慢帮迪克建立内心的安全空间。

四小蝙蝠性转(不会画画只能捏人系列

【Jaydick】离家猫(完)

第一篇  上一篇

全文链接

迪克被湿热的舔弄唤醒,剧烈的头痛令他难以思考,他下意识挡住灵巧的舌头,摸到的却是细腻的猫毛。猫咪浑圆的绿眼睛在黑暗中闪耀如宝石,提醒迪克不久前化工厂的混乱。他对给提姆发送求助信号后的事情一无所知,而现在他躺在自己布鲁德海文的公寓里,想必曾极力拒绝过提姆送他回大宅的要求。大量的毒素在脑子里捣乱,不断挑弄记忆深处的负面情绪,迪克感到内心的无助具象化成藤蔓,纠缠,紧缚,只有缩回这个乱糟糟的小房间,才能有个依靠。


迪克昏昏沉沉地盯着毛团的绿眼睛,十分疲惫,但全身蔓延的疼痛让他清醒,身体知觉和意识似乎被扯裂成毫无关系的两半。


眼前的毛团像极了杰森,流光溢彩的绿眼睛在昏暗中也清晰可见。知道杰森有睡眠问题后,迪克体贴地表示自己可以陪睡,没料到,杰森答应了。很长一段时间,几乎每次迪克半夜醒来,都能捕捉到杰森困倦的眼睛,即使布满血丝也不愿闭上,迪克知道这是他对抗噩梦的方式。在杰森发现自己挣脱噩梦时会把身旁的迪克踢下床后,他醒着的时间更长了。


毛团贴着迪克的脸颊挪动,咬住破烂的制服往外拽,却因力气不够,急得喵喵叫。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,迪克发觉被毛团舔舐的皮肤刺痛不止,大概是烧伤的伤口在持续渗血,血液中神经毒素却毫不减弱,剥夺感染者的斗志。了无生气躺在床上,迪克模糊的视野中出现了最渴望的身影。


杰森倚靠在枕边,眉头紧皱,一脸不认同,眼神中满是担忧。


“为什么一次次让自己陷入危险?”


“你要报复我?要我看着你死去才开心吗?你这的傻子!” 杰森的咒骂逐渐远去,像野兽的低吼,他转身离开,消融于黑暗。


我又一次失去了他。


失望和委屈从迪克心里爆发,他挣扎坐起,想拽住杰森的背影,却摸得一手空。低头看床上,毛团也不知跑去了哪儿。


终究他还是离开了。


曾经,迪克以为父母的坠落是他最后一次忍受分别,他师从蝙蝠侠,奋力成长,希望成为最坚韧的保护者。然而,小杰森的死捅破了他自我感觉良好的假象。


杰森的回归让迪克欣喜若狂,他将过量关注投向杰森,饱含愧疚和失而复得的庆幸,等他意识到那关注里还藏着爱意与怜惜时,他们已经滚到床上去了。与曾经的恋情不同,迪克和杰森的关系是苍白无力的,肌肤相亲,却又情感疏离。在没有得到杰森直白的承认前,迪克宁愿停留在援助者的角色。


时间仿佛成了灼烧后的玻璃,被扭曲拉丝,迪克僵硬地躺在床上,五感模糊,任何一丝刺激都会引发恶心。肉骨的疼痛将负面情绪放大,自我怀疑最先爆发,悲伤和不甘紧跟其后,一个多月来被压抑的情感冲破防线,占据迪克最后一刻清醒。回忆蜂拥而至,大多与杰森有关,他们的争吵和分离,他们的性爱和默契……曾经的相处片段闪现,经不得细看又淡去,最终是杰森的面容占据了视网膜。


忽然,多年训练出的警觉让迪克意识到房门被打开了,他屏住呼吸,耳畔有急切的脚步声,时远时近,眼前是跳跃的绿光,忽明忽灭。


几秒后,清晰的猫叫让迪克大松一口气,与此同时,失望漫过全身。


只有幻觉里才会看见你吧……


迪克盯着杰森的脸,喃喃自语,从激动到丧气……只剩唇瓣开合,发出意义不明的音节。


想大声嘶吼!想抓住一切!想留下杰森!


如果我不是无私的援助者,如果我也害怕被抛弃……你会留下来吗?


像幻影里的你,陪在受伤的我身旁,嘴上怪我不小心,却温柔地帮我处理伤口。


哈……你早就不在了,我还在傻期待什么?


迪克苦笑着,放任疲倦去支配,伴着对杰森的思念睡去。




最先恢复的是嗅觉,刺鼻的消毒水味提醒迪克他不在自己家。


手掌被温暖覆盖,迪克费力睁开眼睛,适应光亮,终于在模糊中聚焦到杰森的脸。


原来,我还在梦里。迪克欣慰地想,不愿意移开视线,五指内扣,握住那只温暖的手。


“你……不讨厌我?”杰森惊讶地盯着迪克翘起的嘴角,不可置信问道。


“不,不会。”迪克认真想了想,摇摇头“我渴望你留下来,怎么会讨厌你?”


迪克醒来之前,杰森守在病床边,懊悔不安,却什么也做不了,只希望肢体接触能分担迪克的疼痛。他预想过许多迪克醒来的场景,怒火和质疑他都能接住,但杰森更害怕迪克对他失望。现实是,迪克的反应令他措手不及。


“迪基,听着……”杰森有些犹豫,该死,承认自己的软弱真是一种羞耻的体验。


“我一直在逃避。”他强迫自己对上迪克的视线,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思考了许多,有些情感不会因为撇开不谈就消失。“但我不会了,我是说……我爱你。我不会再离开。”


“你总是不顾自己生命去冒险,你知道每次看你受伤时,我是什么心情吗?”杰森语气变得激动,带着几分责备“完全继承了老蝙蝠的自我毁灭倾向。”


握住自己的手因紧张而潮湿,迪克看着眼前的杰森表情凝重,甚至被他急躁的心情感染。这一切真实的不像幻觉。提米曾告诉他在大宅养伤的事,如果眼前是真人杰森,他应该能说出记忆里不存在的场景。


“上一次你重伤期间,每天就像尸体一样躺在床上,脑子也不清醒,我们吵了许多次。”杰森解释道。“让你别再跟着我,你却傻兮兮地说我安全就好,我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!” 


“明明就在身边,我却保护不了你。”愧疚感和无能感让杰森选择离开,接连几个世界任务给了他逃避的机会,也让他站在新的角度审视自己与迪克的关系。尽管他们刻意不谈情感,但迪克于他早就不是限于兄长形象。他们一起战斗,互相取暖,迪克的点滴陪伴让杰森战胜噩梦,重新把握爱人的主动力。两个月的分离让他明白,尽最大努力陪在对方身边,才是保护爱人的最好方法。


迪克细细消化着杰森的话语,自己何尝不是,因为纠结于两人的距离而忍受痛苦。对方真挚而热切的目光让他不自觉脸红,心情却逐渐平静,事情出乎意料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
“你最好给点反应,要不我就去让医生进来看看你的伤势了!”杰森难为情得说。


迪克挣脱开被握住的手,缓缓抚上杰森紧绷的肩膀,将他拉低到身边,受到鼓励的杰森配合地吻上那干裂的唇,怜惜地绕着唇瓣舔弄,试图化掉干涸的血迹。他们动作都很轻,缠绵得像一对交颈的天鹅,直到迪克的唇舌变柔软,他们的吻再也没有铁锈腥味,只剩黏黏糊糊的爱意。


“你不问我去了哪里吗?”杰森忐忑问道。


“不重要”迪克笑笑“你记得回来就好。”




“混蛋格雷森,既然你出院了,最好抽点时间陪陪你的猫!”迪克回到家接到的第一个电话,是达米安打来投诉的。“真不想把猫咪还给你和陶德两个懒虫,但是它需要你!”


迪克受伤那晚,小毛球跑出屋子后发现了在门口犹豫的杰森,熟悉的气味让它意识到杰森是可以求助的人,于是拽着裤脚把杰森拖进房间。迪克住院之后,达米安主动接下了小毛球的照顾工作。


迪克打开达米安发来的照片,黑白相间的小猫咪蜷缩在大枕头中间,睡的正香,那个正是达米安抱走毛球时,它嘴里不肯松口的迪克的枕头。


脑洞2.0

脑洞堆砌,都是jaydick的了,有刀(大概?)


【花神】

迪克去布鲁斯旗下的一家西餐厅视察。

正值餐厅的休息整理时间,餐厅明亮干净,没有客人。

只有穿着整齐服务西装的杰森,在一边安静的插花。


【希望热线】

求救者杰森x希望热线接线员迪克

杰森的生活深受暴力,苦闷,无助等一系列精神压力困扰,偶然机会他打给希望热线,认识了电线那头的迪克,迪克陪伴了他很长时间。

生活中的迪克也有自己的苦恼。某个周日,失落的迪克遇上了杰森,他们从电话两头,走到彼此身边,互相支持。


【结婚预言】

杰森和迪克打赌两人谁先会结婚,赌约是赢了的人能下一个要求。

这个赌打了一年又一年,好几次都差点有结果了。

最后他们两个的婚礼,在葬礼上举行了。



【分裂】

迪克的死亡对杰森的打击是毁灭性的。

但是更令蝙蝠家无法接受的是,他们发现杰森慢慢表现很多迪克的样子,直至某一天,杰森身上分裂出了迪克的人格。

杰森用迪克的人格来逃避因失去迪克产生的悲痛,也满足了一直纠缠他的执念——成为迪克,成为蝙蝠侠的黄金男孩。

然而这牺牲太大了,甚至威胁着杰森主人格。

在蝙蝠家的帮助下,杰森慢慢接受治疗……很久之后,终于走出了心魔,而那时,也是杰森与迪克真正分离的时刻。

脑洞1.0

日常记录的脑洞,迪基相关,感觉以我的进度是不会有机会写出来了

主要是brucedick,有些重复的设定,大概是因为自己太喜欢那种情景下的迪基了!!!如果有雷,请谅解。

【自我葬礼】

布鲁斯出了事故,真正死亡。

最初,迪克担过蝙蝠侠所有工作,带领罗宾、桶及红罗宾完善了许多蝙蝠侠的事业。

几年后,他把披风交给了大米,并陪伴他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蝙蝠侠。

日子规律的运转,迪克对兄弟们的赞美和肯定越来越多,显示出无比的欣慰。

很久后的一天,大家收到了迪克的葬礼通知,发出者为迪克自己。


【归巢鸟】

布鲁斯死亡后,迪克穿上了披风打击罪恶,处理各种事务,训练罗宾。

他总是是这么的坚强,尽责完美。

只有在万籁寂静的深夜,迪克才会潜入布鲁斯的房间,窝在他的大床上,把头深深埋进还微弱残留布鲁斯味道的枕头里,放声大哭。


【无事发生】

布鲁斯和迪克在韦恩大厦停车场接吻的视频被黑客广播,引起公司、媒体一片骚动。尽管蝙蝠家族很快就把这压了下来,家族里的气氛却变的不同了。

那一晚,两人情难自禁的碰触之后,再无后续。他们都有无数个压抑自己欲望的理由——他们不会,也不能在一起的理由,尽管心里的渴求是如此真实。

家里人对他们的关系(或说是内心情感)也有不同的看法。

情感抵御的洪堤一旦有裂缝,就再难起作用,他们之间的相处开始变得奇怪,尴尬,甚至难堪…很多东西是藏不了的,但固执的性格及内心枷锁却日渐牢固。

义警生涯少不了伤痛和分离,在灾难面前,个人的力量显得如此微弱,多少压抑的情感还没有机会表达,就永远失去了爆发的出口,只留剩下的人反复咀嚼它的苦涩。

再相遇,他们恢复如初,就当有些事情从未发生过。



爆炸!!!!爱他!!!!!

曾经(带)和老爷到处跑lol